新闻搜索
戈西赛夫二三事
作者:高兰生 孙玉锁    发布于:2018-06-14 00:16:44    文字:【】【】【

 

戈西赛夫,蒙族,二十世纪60年代在我县贾岗村插队的北京知青。曾任襄汾县南贾公社(镇)书记,教育局副局长、广播局局长、党校校长、政法委书记等职,后辗转调回京都工作。他在襄汾工作期间与我俩的交往故事宛若昨日。

怀孕期

1981年我在南贾联校任文教指导员(联合校长),戈西赛夫任教育局主管后勤的副局长。当时全县正搞七年制初中并校,扩大公社初中规模。暑假开学,联校会计李惠世在局里开会回来给我说:“戈副局长在会上宣布,公社初中建一间教室县上补助300元,建一间宿舍补助200元,时间限定在1120日建成,建的多还可以追加补助,我报了10间教室,10间宿舍。”没几天,县局5000元的补助款下拨到联校帐户。我与惠世向公社党委书记贾如元作了汇报,随后,公社党委作出决定,全公社每人集资1元(21000多口人),我派教师郭新顺到各村收款,那时正处于集体经济解散,各村拍卖财产,收的尽是些砖、瓦、木料等。

1120日是个星期天,我在联校等着局里来人检查。上午11点许,听见戈副局长高声喊:“高校长——来看你的房子。”我急忙走出办公室迎接,他骑辆自行车,没进屋就要我领他去看。我自信地领他看了备好的材料,边走边解释:“材料备好就10月底了,害怕天冷质量没保证,明年开春动工。”他说了两个字:“不错。”。我让他吃午饭,他说没时间,还要去赵康,说罢,跨上自行车,风一般地出了校门。

几天后,惠世找我说:“咱的校舍没建起,本月下拨的教师工资扣了5000元(当时公办教师70多名,人均工资不及百元),你快去找一下戈副局长。”我急忙骑自行车去了教育局,见面后戈风趣地说:”你只是“怀孕”了,孩还没生下来,待孩生下来,不少你一文,教师的工资你先垫上给同志们发了。”经我再三申明情况,他才说:“什么时候让检查?”我顺口说:“明年五一。”他随即翻开日历,作了标记,然后,给局里会计杨江泉写了个便条,让将暂扣南贾联校的款发了。

第二年“五一”,学校放假我没休息,等着戈副局长的到来。上午11点,戈副局长还骑那辆自行车到我办公室门前高声喊:“高校长——你的房建好了吗?”我领他看了建起的20间校舍,他风趣地说:“你总算把‘孩’生下了。”我留他吃午饭,他说:“好。”我让炊事员做了4个菜:西红柿炒鸡蛋、炒豆腐、温粉条、凉拌黄瓜。饭后,他从衣兜里掏出半斤粮票一元钱放在饭桌上,说:“高校长,你让我吃得好是你的心意,我按政策办,补助款该多少就多少,一分不少,饭钱该多少付多少,一分不多。”

 

一袋白面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干部职工的口粮是国家由粮站定量供应,每人每月28斤成品粮,其中,百分之40的细粮(小麦粉),百分之60的粗粮(玉米面或高粱面),人们都希望能多买点细粮。一年,全县教师快乐十分11选5集训,大会事务长郭维意将一袋白面送到他的房间,写了个纸条放在桌上:“戈局长:我在粮站给你买了袋白面,钱和粮票你交事务处。维意。”晚饭后,维意回到办公室,椅子上放着那袋白面,桌上放着一个便条,上写:“维意:你这袋白面我坚决不要。谢谢!戈。

雪天送“炭”

上世纪八十年代,孙玉锁在教育局后勤工作。后勤越到年底工作越忙,给职工采购、发放福利,偕同局领导看望机关离退休人员。有一年,局里腊月二十五放假,职工都回家了,玉锁待忙完手头的工作就到了二十六,准备第二天回家。不巧,晚上下了场大雪,清早推开房门,嗨!雪下了半尺厚,且还在不停地下。玉锁家是永固村,离县城45里,那年代,回家是骑自行车,妻儿老小都等着他回家过年。当他提着水壶去灶房打水时,碰见长缨(赛夫妻)也去打水(赛夫在广播局上班,住在教育局大院)。

“孙老师,还没回家?”长缨问。

“昨天才把工作忙完,准备今天回,你看下这大的雪。”玉锁答。

早饭后,玉锁正在犯愁,广播局司机小张开着车来了,推开门说:“孙老师,戈局长让送你回家。”玉锁一时感动地不知说什么好,急忙提上买好的年货上了小张的车。尽管车轮搭着防滑链,陈郭坡还是上不去,小张绕道古城把玉锁送回了家。此事虽已过去30多年,每逢过年,玉锁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戈局长年终让小张送他回家的感人一幕。

这就是我们的蒙族兄弟,局长同志——戈西赛夫。

 

                                           高兰生  孙玉锁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快乐十分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