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上将许世友》观后感
作者:房桂花    发布于:2019-10-31 07:17:14    文字:【】【】【

 

少林和尚本真情,忠孝双全是准绳;烈酒英雄侠义胆,倾心领袖毛泽东。

许世友(190522819851022),出生于河铺村许家洼。1955年许世友将军被授予,并担任副部长,军委常委等。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八届候补,第九、十、十一届委员。在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副主任。198510221657,许世友因病逝世,享年80岁。

开国功臣、骁勇将军,中国人民解放军三星上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南京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忠于党、忠于人民,光明磊落、诚恳率直,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个性将军。许世友性格刚烈,勇猛无畏,曾7次参加敢死队,5次担任敢死队长。平时上阵,他总是左手提一把沉重的大刀。战争舞台上,他的指挥才能卓越。他在胶东带领部队与数倍之敌周旋在母亲面前,他永远是恭顺的孝子。许世友对母亲言听计从,一直保持着中国最传统的跪拜礼节。

许世友,少林出身的猛将,武功卓绝,大别山的枭雄,飞檐走壁,张灵甫的克星,毛泽东的爱将,豪爽、豪气、豪迈。

许世友是河南人,少林寺当过和尚、学习武功,金钟罩、铁布衫,飞檐走壁,刀枪不入;在延安时“刺杀”毛泽东主席;毛主席“智收”许世友等等!……。

我读过《许世友传奇(上中下)》(《许世友传奇》是2004年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的书籍,是陈廷一);系统听过单田芳的评书《少林将军许世友》;我又观看了由央视四台播出的《上将许世友》!……

历史上许世友曾是张国焘的部下,毛泽东是怎样收服和管住许世友的呢?许世友和毛泽东关系为什么很好?许世友带枪吊唁毛泽东是怎么回事?

193610月,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许世友接到中央军委的通知,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参加集训。这个时期,影响他人生的两个大人物,毛泽东和张国焘的分岐与斗争正在加剧,毛泽东要求张国焘率部“北上”,而张国焘则意欲“挥师南下”。19373月的一天,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校长林彪在全校大会上悲痛地宣告:红军西路军主力在甘肃一带被马家军围歼,两万多人的部队全军覆没,这是红军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惨败。这个噩耗震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来自红四方面军的学员们更是无法接受,而许世友作为红四方面军骑兵师长,面对昔日战友全军覆没的消息,一向重情重义的他埋头恸哭。

很快,西路军的失败,当时被认为是张国焘的一大罪行,从而点燃了清算国焘路线的。抗大开始有快乐十分11选5地揭批张国焘。批判一再延伸到整个红四方面军。在许世友看来,张国焘是犯了严重错误,但贡献也不可抹杀,而对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指责则更为无理。

张国焘就是中央,中央就是张国焘。这个许世友同志在《我在红军十年》讲得很清楚,他有一段回忆,他讲当时我们红军指挥员不少都没有文化,不大清楚,因为张国焘是中央派去的代表,认为中央代表就是中央。

作为张国焘曾经的爱将,许世友很快被视为批斗会的中心目标。本来就性情刚烈,爱憎分明的他,在一次揭发张国焘逃跑主义罪行大会上爆发了。

许世友由普通战士一直提到四军的军长,知遇之恩啊,感恩啊。所以在感情上有纠葛。这是发生在抗日军政大学里批斗张国焘会议上的一幕。许世友的辩解引发了会场剑拔弩张的对抗。他开始当众大骂起来,于是有人说许世友原来就跟着张国焘一伙的,不像是红军的高级干部,倒像是从大别山地区冲出来的土匪,一个地地道道的军阀。于是,一场批判张国焘的会议成了批判许世友的会议。一时间,许世友,张国焘的口号声铺天盖地。就在批张扩大化的大氛围下,许世友越忿忿不平,就越招致更加激烈的批斗。于是,一个危险的计划在许世友内心产生了。出生入死了这么长时间还弄了个反革命?想不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就在红四方面军撤出川陕根据地的时候,留了一支部队,刘子才。刘子才是许世友的部下,他很快响应许世友,经过秘密串联,愿意走的人越来越多。出走的时间定在193744日夜10点整。许世友画好了行动图,并写了一封给毛泽东的亲笔信,说明自己投靠刘子才的缘由。许世友对出走行动充满自信,然而,意外,就发生在他出走前的几个小时。193744日下午,就在许世友一伙出走四川的几小时前,生死与共多年的老战友王建安突然找党支书谢富治报告了许世友的密谋。毛泽东即令林彪捉拿叛将。这是许世友第三次被囚禁。第一次是在吴佩孚部队,他一脚踹死为非作歹的老兵;第二次是1926年在国民军当连长时,部下两个班长抢劫民财受株连了他。这次许世友被判“反革命罪”,第二任妻子雷明珍大义灭亲和他离婚。毛泽东走进牢房对他说:“许军长,让你吃皮肉之苦啦,我代表党中央,向你和红四方面军被抓的全体干部同志赔礼道歉。”说罢,毛泽东脱下八角帽,向坐在石炕上的许世友连鞠三躬。许世友不吃这一套,跳起来一拳照毛泽东脸上打去,还破口大骂,贴身保镖罗瑞卿挡开许世友一拳,几名卫士赶紧把许世友捆起来。

这一下子事情就闹大了。当时就认为这个人无可救药,敢打主席。

这样已经把耳光扇到你脸上了,还不枪毙,他们一面打报告向毛主席去批示枪毙的方案。

很快,一份有关许世友反党反主席的言论集,连同一份处理意见,呈送到了毛泽东的办公桌前。此时的毛泽东,虽然刚刚挨了打,可心里还在琢磨着如何让许世友浪子回头。毛主席坚持不杀许世友,而且下面一些左倾思想的人,再加上一些有一些私仇的人啊,他要趁这个机会把水搞浑,把许世友杀掉,甚至有的人说你要不杀掉许世友,将来对我们党我们军队是个后患。

第二天,处决许世友的文件送交到了毛泽东的办公桌上。毛泽东看完文件,觉得和自己的初衷是南辕北辙,马上指示警卫员立即停止执行。然而,与此同时,完全相同的一份处决决议书已经直接送到了牢房让许世友签字。

他就提出问题要见毛主席,要跟毛主席当面理论理论。对死来说,许世友好像是无所谓的,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他并不怕死,死了不就是碗口的疤吗?再过多少年又是英雄好汉,但是他感觉这么死非常委屈非常冤枉,不明不白,要去见毛主席。

毛泽东初次见许世友原名中仕途的“仕”改为世界的“世”,要他成为“世界人民的朋友”,许世友自豪得逢人必说:我这个名字还是毛主席改的,毛主席肚子里有墨水,站得高、看得远、想得全。如今面对毛泽东要处决自己的文件,许世友不仅拒绝签字,他还要面见毛泽东。毛泽东爽快地同意了。许世友狐疑地对康生说:既然毛泽东给我面子,我领情,麻烦你再请示一下,我许某人是个军人,能否带枪去见他?毛泽东闻报神色不改,对康生说:许世友可以带枪来见我,枪膛里还可以上子弹。红卫局长罗瑞卿给许世友送上驳壳枪,当他的面将上膛。惯对枪林弹雨的许世友内心震动得接枪的手抖动起来。许世友走到毛泽东跟前扑通跪倒,毛泽东马上扶起他说:许师长我们是不打不成交啊。从此,许世友把一生交给了毛泽东,而毛泽东得到一个心腹悍将。在此后几十年的战争中,毛泽东几次亲自点将让许世友出征,而许世友也成了唯一可以带枪晋见毛泽东的军人。

许世友为何带枪进京吊唁毛泽东的真正原因。19765月以后,毛泽东就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这时的他已重病缠身,病情和抢救情况都被限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身为政治局委员的许世友,因人在外地,一点儿也不知内情。99日凌晨,许司令在广州接到了中共中央关于毛泽东逝世的通知,同时召他立即进京。韦国清同志和许司令一起乘坐专机飞往北京。这两位老将军进入机舱,落座良久,专机还不起飞。许司令叫秘书去问,回答说天气不好;再问,还说天气不好。第三次问,机长才道出真情:中央有指示,不准带枪进京。”“妈的,你问是哪个王八蛋的指示?”许司令勃然大怒,“叫他发电报来!”最后,电报没发来,专机也起飞了。许司令真的带了一支美式五星。这支枪还是从国民党一个军长手里缴来的,被许司令视为心爱之物,整天别在腰上,枪不离人,人不离枪,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专机在南苑机场降落,许司令先去西山见了叶帅,谈了话,才回京西宾馆住下。听说有很多老同志住在301医院,他前去看望,并告诉他们,江青那帮人都到了北京。“你们要注意,‘四人帮’通知开会不能去,去了可能把你们都抓起来,要你们的命!”许司令拍了拍腰上别的五星左轮说,“我带了枪,他们要抓我,我就开枪,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追悼会开过了,我就回广州,不在这危险的地方。”听许司令这一说,王震、韩先楚、皮定均等老同志也都要准备,并且约定,如叫开会,先请示老帅,老帅不表态,都不去。

毛泽东的灵堂设在人民大会堂,由政治局委员轮流守灵。轮到许司令时,灵堂门口的卫兵把他挡住了。卫兵给许司令敬了个礼:首长,您带枪了?”

许司令给卫兵还了个礼:我怎么不能带枪?”卫兵说:首长,这里有规定,进去不能带枪。”许司令问:谁规定的?”卫兵答:中央规定的。”我是政治局委员,我怎么不知道?许司令虎着一张黑脸,边说边往里走,卫兵没有一个敢伸手阻拦。在所有进入毛泽东灵堂的党政军领导中,身上带枪的恐怕只有许司令一个人。

另附:开国上将许世友,除了拳脚过人,打仗勇猛外,其实还会写诗。许世友将军,调到广州后,他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开始好好读《红楼梦》了。其实,主席当时推荐给许世友的是三本书,除了《红楼梦》外,还有《周勃传》和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

许世友将军,跟主席的关系非常特别,若说主席有心腹大将的话,恐怕也只有许世友将军能担当。所以许世友将军自然知道,主席非常推崇《红楼梦》

况且,主席曾在大会上逼问过他,让许世友将军读一遍不行,要读三遍,故而来到广州后,许世友将军也很少提枪去打猎去了。开始左手放大镜,右手红蓝铅笔的看《红楼梦》。每天看完后,还要把那精彩的诗文背下来。无论怎样吧,许世友将军可算下了苦功夫。别说,还真见效,许世友将军从此多了一个乐儿,就是卖弄背诵下来的那些《红楼梦》里的诗文。并在开会时还骄傲地宣称:我已经看了一遍了……我已经看第二遍了…”最初许世友将军读的是小本子的《红楼梦》,后来,中央竟然给他寄来了线状本的《石头记》(《红楼梦》的别称)。这下可让许世友将军有点难了,是那时的许世友将军年岁毕竟大了,眼神不行了。”但为了读《红楼梦》,许世友将军还是想出了高招,让自己的秘书先看,把精彩的地方抄下来,许世友将军只看精华部分。秘书便专门设计了一种十六开大,每页只可写120个字的稿纸。如此一来,便也解决了许世友将军眼神不好的问题。就这样,许世友将军坚持读精华版《红楼梦》,直至秘书离开他,竟然那稿纸堆起来,有半尺多厚,可别说,许世友将军没看,他是篇篇都看,且读完一篇后,便会在稿纸的空白处,写上一个大大的字。许世友如此读《红楼梦》,在文革时期自然会有人揭发,说:许世友不服从主席指示,看书让秘书帮忙。”而许世友将军竟然没有暴跳如雷,而是引用主席的话反击:盲目地,表面上完全无异议地执行上级的指示,这不是真正在执行上级的指示,这是反对上级指示,或者对上级指示怠工的最妙方法。”真可谓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了。许世友将军如此苦读《红楼梦》,自然潜移默化地受到了影响,在1976年的春天,许世友将军面对四人帮搞出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是异常恼火。于是写下了一首诗,表达心情,这首诗名叫《莫猖狂》,

如下:娘们秀才莫猖狂,三起三落理不当。

谁敢杀我诸葛亮,老子打它三百枪。

                                              房桂花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快乐十分11选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